设置

关灯

第7章 故友

    收起了电话,逛完了屋子,苍海又回到了空间里,左看右看发现空间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了,东西就那么多,一口井一个种子,还有一个住不下人的所谓兽穴,看久了新鲜感过去了也就那样,远远没有刚进来时候那种刺激和不可思议的感觉了。

    回到了酒店的房间里,躺在了宽大舒适的床上,苍海想着是不是再能梦到那团隐约的影子,可惜的是一夜无梦,精神抖擞的睡到了大天亮,别说是影子了连个春梦都没有梦到一个。

    起床收拾了一下,来到了拍行,把事情完全处理完了,苍海便搭了飞机直接飞回了魔都。

    取了车子和小伙伴们打了一个招呼之后,驾着自己七八年的大众车加满了油便上了高速,直接拉到了一百二往老家的方向奔。

    一千五百多公里,开了整整两天,苍海这才在第三天的上午驶进了自己的老家小县城,快十年没有回过老家了,当苍海的车驶入县城的时候直接傻眼了,因为在他的印象之中,那个贫困破败的小县城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虽然还远不上东部的县城,但是与他记忆中的一片大平房,狭小的街道完全不一样了,怎么说主要的干道也都换成了四车道的柏油路,两边四五层七八层的楼房也算是毗邻接踵围着县城的几条主干道两边而立,原本的住人的大平房砖瓦房都换成了一幢幢四五层的小区楼,路边的行人也不见了离开时候的窘迫样儿,时不时的就能在路边见到挂着私家牌照的私家车。

    反正所有的一切都和苍海记忆中的那个贫困小县城完全不一样了,路边行人连走路都透着一股子精气神儿,不再像是苍海离开的时候那样,透着一股子无精打彩的样儿。

    到了小县城也不是说马上就到家了,这儿离着苍海生活的小镇还有百十来公里的距离,可别小看这百十来里的距离,如果放在东部的大平原,这点儿距离最多也就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情,不过在满眼都是黄土沟沟里,百十来公里那可是四五个小时的车程。

    车子出了小县城,苍海跟着导航继续向着自己的家乡驶去,走了不到二十分钟,新铺的柏油路就换成了两车道,还不是正儿八经的两车道,两辆车要是交汇的话大家都得踩刹车减速才能保证汇车的安全,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道路在两边一边是二三十米的陡坡一边是高耸的黄土丘。

    越往乡下走,道路在两边也就越显得荒凉,路走了一大半的时候,放眼望去黄土坡上的绿意便越来越淡,坡下的河面也越来越窄河水也越来越浅。

    随着路越来越绕,盘在黄土山陵的区折越来越多,苍海便知道自己离着生己养己的故绰乡也就越来越近了。

    离着老家越来越近,就算是放眼望去满目荒凉,苍海的心却是越来越激动了起来,轻轻的按下了车窗,感受着带着浓浓黄土气息的穿道山风刮在自己的脸上,虽然带着一种冰凉凉的疼,但是苍海还是觉得舒服,透了心的那种舒畅。

    “山梁梁上的那个妹妹哟,美死个人哩,放羊的小哥哥哟想的紧……”。

    一手扶着方向盘,苍海扯起了嗓子唱起了自己打小听来的山歌,一遍一遍,当唱了四五遍之后,不知不觉之间苍海的面颊已经挂满了两串清泪,远离故十已近十载的游子心,无数次的魂牵梦绕,无数次的思念记挂,在隐约见到故乡小镇的地方化做了满脸热泪。

    停下了车子,平复了一下心情,抽出了车上摆着的湿纸巾擦了一下眼泪,苍海继续前行。

    不需找路,沿着道儿一直到头便是故乡的小镇,坐落在四面环山的黄土丘陵之中。

    当苍海进入小镇的时候,心不由的咯噔一下,因为原本印象中仅有四五十房的小镇,现在怕是不下五六百户了,每家每户都是小院落大瓦房,偶而还能见到两层的小将军楼,这东西放到江南的农村那根本算不上什么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